疫情后记

本文主要记录我在本次疫情中的所见所闻,所得所感。

今天是3月17日,我不能说,国内疫情结束了,因为对于疫情来讲,一定不能有丝毫松懈。但是,大家应该都清楚,国内的疫情已经被控制的相当好了。我不得不回顾一下。自今年1月21日起,我开始关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。1月23日,我写了一篇《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个人观点》,26日,又写了一篇《预防新型冠状病毒 – 口罩选择、佩戴、用后处置全攻略》,同时在知乎上回答了数十个有关疫情的发展和口罩选择的问题。2月5日后,我不在发布任何有关疫情的看法。

写文章,为救国

记得知乎上有人问,说疫情当前,我们能做什么?作为我来讲,不是医学专业,压根不懂一点传染病。2002年的非典,我没有经历过,因为那时候黑龙江没有病例。一无专业知识,二无经验积累,即使满腔热血,我又能做什么呢?当时,我没有什么思考,第一直觉觉得,我应该写点什么。因为我这个人,虽然不具备很多其它学科的专业知识,但是几个特点:

1. 人品优良:正直不阿,嫉恶如仇。

2. 年龄恰当:不年轻,也不老,可以说正当年。

3. 性格稳定:不大喜,不大悲,无特别偏好。

4. 观点平民:无政治立场,无偏激思想。

5. 善于转述:用平滑的语言解释复杂的理论。

具备以上特点的我,在疫情爆发之时,我认为应该尽量总结各类权威观点,转述给网友,以解决他们的困扰。因为我觉得,并不是所有人,都像我一样会查询大量不同的渠道,去确认一个观点的准确性。所以,在23日,恐慌来临的时刻,我写了一篇总结疫情各类特点的博文,用简洁清晰的语言,总结了大量权威观点。26日,全民买不到口罩的时候,我又写了一篇口罩选择和选购的博文。并积极的在知乎上回答有关疫情的问题,到目前为止,知乎回答的浏览量为118万次左右。到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对疫情的说明甚至推断,大部分正确。凭良心说,我对自己的行为也是基本满意的。

“国家有难,匹夫有责。疫情突袭,军心涣散。一个普通百姓,勇敢的跳出来写几个字,传播一下正确的观点,难道不是救国吗?”

从伤心,到开心

当我在知乎上分享自己对疫情观点的时候,有一些人骂我。其实,本人算是混迹于互联网十余年的老江湖,什么坏鸟我都见过。但是国难当前的时候,这些人,有点伤我心。但是我不怪他们,这是对的。如果没有这些令人伤心的评论,何来一个言论自由的中国呢?

这些骂我的人,大概都是喜欢和政府唱反调的愤青了。他们的意思大概是,政府封锁了消息,过几天粮食就买不到了,然后生活物资短缺,民不聊生,政府残害老百姓之类的。当然了,人家不是这么说的,人家都是文明人了。用的词很有意思,比如,说我写的是“洗地文”,说我是“五毛”,还有人评论“杀人犯会把杀人写进资料让人看吗”。这些语言让你细思极恐,意味深长,我这种智商一般的普通人,有时候都搞不懂他们的语言什么意思。但是我也想到,他们应该也未必懂得爱国是什么意思。

2月5日早上,我看到一篇公众号的文章,里面说上海发布了一本小书叫做《张文宏教授支招防控新型冠状病毒》,讲真,我本来是不想看的。这个书的名字太俗了。而且当时我不知道这个张文宏是谁。当时我在被窝里,翻看了这本小书的数字版。看完以后我惊讶到了!怎么说呢,我只能用完美来形容。

在我看来,在疫情爆发之时,大量不同观点涌现出来。有对的,也有不对的。有偏执的,有狭隘的,也有看热闹不嫌事大,乱七八糟胡说的学者和砖家。各类媒体更是乱套的,随便找个医院找个医生,简单采访以后就敢放头条。他们没有经验,他们判断的没有那么准确,疫情这个东西不能乱说的!然而你又不能天天让钟南山围着你转对不对?所以就导致,各个媒体发布的信息,前后都不一致。自恋一点的说,当时我总结出来的有关疫情的看法和观点,是比较完善的。有很多砖家的说法,我都不屑一顾。但是对于张文宏这本小册子,我服了。太好!观点准确、论述全面、配图优雅。棒!看完这本小册子,我真是开心的不行。后来发现他是上海的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、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,再后来看了张教授的一个视频演讲,我内心大呼:中国有救了!

随后,我就放弃了文章的更新,因为这篇小册子实在比我写的好。当然,我纯是自恋,而人家真是专家。

“这种学者,可以粉!”

从疫情看谣言

谣言在本次疫情中,对恐慌起到了“推波助澜”的重要作用。记得在2月份,一整月,各种谣言纷纷传开。微博的讨论是炸开了锅。这个事情让我记忆深刻。我也试图想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要造谣。

我浅显的认为,其中一部分人是在追求存在感。因为大千世界,每个人类实体,都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存在。但是微博上,当我编造一个谣言,别人的点赞、关心、尊重,变为了内心的一种满足。这种存在感,让人乐此不疲的传播假消息,让别人关注自己、看好自己、相信自己。由一个默默无闻的人,变为一个小范围救世主。

另外一部分是利益驱使,就没什么可说的。自媒体什么的,他们不仅仅是追求一种存在感,而更多的是和钱挂钩的。只要标题写的好,十万点赞少不了;大把关注拿到了,良心何在谁知道?

而谣言的传播者呢?哎!这个我就没想明白。又不是不会搜索,又不是智商不够,又不是没有思想。可是,遇到一个漏洞百出的谣言,就就就信了!我只能认为,可能是信息太多太乱,无法分辨,导致脑袋没有转吧。

“如果脑袋都不想转,还想要民主,要自由?”

从疫情看丁香医生

在疫情前的几个月,我开始关注丁香医生的公众号。最初是在知乎看到的,感觉他们发布的一些保健知识,对我印象不错。在疫情初期,丁香医生及时开发了全国疫情地图,清晰全面的展示疫情的发展情况,后续得到很多效仿。但是,直到我开始研究口罩的时候,我开始讨厌这个公众号。一方面,我认为一些文章并不严谨,虽然每篇文章后面,都声称有专业人士的审阅,但是我还是认为不严谨的说法就等于害人。随后就是这个全国疫情地图,逐渐改版,加入了所谓“抗疫物资”,开始高价售卖无任何评价的“杂牌”酒精、消毒液产品。我就知道,他已经变质了。虽然仔细想想,人家赚钱无可厚非。但是我还是觉得有点恶心,尤其是,疫情期间,这样,何必。后来呢,我越看越发现,丁香医生也是标题党的,也是借着科普挣钱的公司而已。就算了吧。

“当利益当前的时候,任何理性都可能变质。”

从疫情看年龄

我本人一直很崇敬俞敏洪老师,实际当时是从优米网开始的。很早之前,在优米网上看过他的采访视频,了解他艰难的创业经历。他的视频我曾经至少看过、听过十遍以上。每当我彷徨迷茫的时候,我会想起他的讲述,每次都能让我重拾信心,勇敢的面对未来。

这次疫情期间,俞敏洪老师在他的微信公众号上,分享自己的体会和感想。几乎每天发布一篇。我几乎每天都看。问题也出在这里。我发现,我对俞敏洪老师的部分言论不能赞同,也就是观点不一致。我觉得俞老师过于沉溺于微博和周围朋友圈的言论之中,陷进去了,缺少了一些理性的思考,多了一些倔强。俞敏洪老师虽然长得还像小伙子一样,但实际已经58岁了。这件事情让我联想到一个问题,是不是年龄越大,就可能越容易随波逐流,或者更倔强呢?我喜欢跟老人家聊天,从我的家人身上看,确实有这个现象。所以我也时刻提醒自己,如果自己老了,必须明白自己已经不太理性了,容易判断错误,千万别逞强。尽量多讲道理,少发表观点。

“老夫别发少年狂。”

从疫情看外国

我一般关注三个海外媒体,英国的BBC,美国的CNN,还有法国的RFI。这三个西方国家的主流媒体,在中国陷入疫情的时刻,一律唱反调,报忧不报喜。把所有疫情行为、舆论,全部与政治挂钩。看的我恶心,都想吐。我记忆犹新的有一件事。当时中国政府要求大家佩戴口罩的时候,西方媒体的评论说,戴口罩对传染病有多大效果,有待证实。然后搬砖家的理论跳出来说,戴普通口罩无法阻止病毒传染。意思就是说,中国要求民众戴口罩,在西方看来,就是“呵呵”。

其实,要说真正能防住病毒的,无非是KN90级别以上的颗粒物防护口罩。对于这个病毒来讲,其它的普通口罩是基本挡不住。所以为什么要所有人戴口罩呢?当然是心理作用。当全民戴口罩、全民宅在家时,民众心中对病毒的重视程度,会达到极致!在我看来,这种心理作用是一个十三亿人口的大国,面对传染病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。

在我写这篇文章时,国外确诊病例、死亡病例已经全部超过中国。很多国家的政府要员,相继确诊。时至今日,美国的特浪普总统,在面对媒体时,依然是不戴口罩的。

“猥琐发育,别浪!”

从疫情看政府

我最记忆犹新的,是一段所谓“一问三不知”的视频,黄冈卫健委主任,那老大娘后来被撤职了。看着是真生气啊。自古基层,就是这样,天高皇帝远。要说,评论一下在疫情中政府的作为。我觉得,总体还是不错的,找不到特别严重、无法容忍的漏洞。当然,问题,还是有的,而且不少。但不是我现在能评论或者懂得的范畴了。

为什么说现在不能评论,因为我还不知道具体情况。比如疫情之初,政府的决策有没有拖延的情况。这些要一段时间之后,才会有一个可能接近事实的讨论。

“纵观中国历史,凡在重大事件中,有突出贡献的政府官员,绝对存在一步登天的几率。”

从疫情看民众

在抗击疫情火热之时,总有一些听上去不太好的声音。有一天,火了一段视频,说某个地方,几个戴着红袖标的防疫人员,火爆的冲进一家貌似是普通民众的家中,看到屋里几个人围在一桌打麻将,不由分说,拿起麻将就扔向当事人,然后麻将桌弄翻,还抽了当事人的耳光。要是简单来说,这视频就是这么点事。要是讨论起来,那就是说基层防疫人员处置不当,拿鸡毛当令箭了。那么还有一些人说呢,当时都是响应国家号召,全民宅在家,结果你们还这样乱用职权,简直就是当年红卫兵的派头!

我本人呢,首先是看到了针对这个视频的自媒体文章,然后觉得很奇怪,竟然有这种事?随后专门去微博上找了完整视频。看完以后,我反而觉得正常了。因为看完第一遍,我就很清晰的感觉到,这个视频有主观恶意在。为什么呢?因为这个视频经过处理了,全程有字幕。而且不是双方对话的文字字幕,而是情节介绍和评论的字幕。并且呢,字幕打的非常专业。但是,这么专业的视频,没有任何标识。你比如说,某个报社的视频,那么肯定会打上这个报社的标志。他这个是没有的,只有评论形式的字幕,评论形式的字幕中还带着非常主观恶意的情绪。

虽然说,对于视频的技术分析,没有太大意义,因为主要是内容嘛。但我看完一遍以后,我也确实看出内容中存在问题。这个视频明显描述的是一个过程。而这个过程的爆发,太过于蹊跷了。防疫人员没有开门动作,直接进去的,怎么进去的?第二,防疫人员进屋之后,看到几个人在打麻将,没有检查是不是在赌博,而是大声斥责,然后拿起麻将扔向当事人。这一套连环动作,明显不是一个正常人所为,更像一个他爹教训他总打麻将的儿子。

对我来说,既存在技术问题,又存在内容问题,足以让我对这段视频保留一个谨慎态度。可悲的是,当时网友就炸毛了。全部跟这个视频的字幕去走,当时就开骂。先骂防疫人员,然后骂政府,最后骂祖宗。各个自媒体赶紧发稿,把前段时间一个类似的事情, 再搬出来。那个事情是说,一个教师,由于在小区没戴口罩就跑步,与小区防疫人员发生争执,这老师非常强硬,说钟南山说过,空旷地方可以不戴口罩,所以我就不戴。最后呢,这个“耿直的”教师还是被处分了。网友当时就质疑,质疑防疫人员的做法不当,因为人家钟南山确实说过呀!这老师做的没有错啊!

愤青后续跟帖,说中国啊,就是没有人权,啥人都能压着你。外国媒体,尤其是西方媒体,那当然是笑哈哈。

针对这个事情呢,我特意把新闻发给一位女性朋友。她看过视频以后,非常气愤,说这些防疫人员怎么能这样呢!

我当时,叹气以后,默默的地下了头,思考以后,我认为,暂时无解!

后续几天,国内官方媒体发布评论和调查,说防疫人员非常不容易,而且那个视频呢,是有前因后果的。前因是这个家庭的大门是临街的,多次大门敞开打麻将,不听劝阻,才有后来的视频。

在我心中,用几个贬义词,形容了一下发布视频的这个人。由于带脏字,不太好,就不写了。而对于看完视频,跟风开骂的海量群众呢,我心中,依然也是几个贬义词,我是想写的,也想继续在本文里面讲道理的。但我后来认为,可能这些跟风的群众,缺少了两点东西:对建国历史的了解和对政府的基本信任。这两个基础没有在心中,我与其对话的基点就找不到,就不好解释,也就别解释了。

其实我一直认为,中国引进微博这个东西,太快了,应该延后十年。因为我们朴实的百姓,还不能很好的分辨杂乱的信息,也还没有建立好独立的心智,也就无从管理好自己的发言。

“如果你想让我领导一个13亿人口的国家,弄死我都不干!”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